當前位置:首頁 > 廉政教育 > 清風文苑 > 正文

【微也足道】隱藏在錦繡詩文背后的豁達人生

發布時間: 2017-03-31 15:40:23   作者:紀委宣傳部   來源: 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   瀏覽次數:

隱藏在錦繡詩文背后的豁達人生
——六首詩詞讀懂劉禹錫

“山不在高,有仙則名;水不在深,有龍則靈;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……”這首《陋室銘》膾炙人口、充滿哲理,基本人人都能吟出幾句。劉禹錫為何寫下《陋室銘》呢?

劉禹錫字夢得,是唐朝文學家、哲學家。公元825年,劉禹錫被貶官為安徽和州通判。按規定,通判應在縣衙里住三間三廂的房子,可和州知州見劉禹錫被貶而來,便刁難他,把他安排在城南郊外臨江而居。劉禹錫沒有因此生氣,而是撰寫對聯一副貼于門上:“面對大江觀白帆,身在和州思爭辯。”知州知道后,把劉禹錫的住處從城南郊外遷到城北郊外,面積由原來的三間減少到一間半。雖然住房小了,但位于德勝河邊,波光粼粼的德勝河別有韻致,河邊楊柳依依,非常好看。劉禹錫見了此景也很滿足,便又撰寫了一副對聯貼于門上:“楊柳青青河水平,人在歷陽心在京”(和州在古時被稱為歷陽)。對聯貼出來之后,知州見計不得逞,十分生氣,又將劉禹錫遷至城內的一間斗室之中,屋內僅能容下一榻一桌。誰知劉禹錫住進小屋后,不僅未因受到百般刁難而惱怒,反而提筆寫下了流芳千古的名篇《陋室銘》:

山不在高,有仙則名。水不在深,有龍則靈。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。苔痕上階綠,草色入簾青。談笑有鴻儒,往來無白丁。可以調素琴,閱金經。無絲竹之亂耳,無案牘之勞形。南陽諸葛廬,西蜀子云亭。孔子云:“何陋之有?”

W020170116528196353659.jpg

這篇不足百字的銘文,向人們揭示了這樣一個道理:盡管居室簡陋、物質匱乏,但只要居室主人品德高尚、生活充實,就會滿屋生香,處處可見雅趣逸志。

劉禹錫有“詩豪”之稱,“詩豪”這個詞,不僅指詩風之豪氣,雄健,還有對劉禹錫人之“豪”的贊美:他的一生屢遭貶謫,但始終心胸豁達,懷有高尚情操和安貧樂道的生活態度。從他的詩中,我們可以讀出一二:

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勝春朝。
晴空一鶴排云上,便引詩情到碧霄。

這首《秋詞》是劉禹錫被貶朗州(湖南常德)司馬時所作,此時他只有三十四歲,正是想要有所作為的年齡。一直以來,悲秋都是文人吟唱的主題,而處于人生低谷的劉禹錫卻一反常調,把秋天描繪得豪情似火,氣勢如虹。他深知古來悲秋的實質是志士失志,因而只看到秋天蕭條。他同情他們的遭遇和處境,但不同意這種悲觀失望的情感。他贊美秋天的生氣勃勃,秋日晴空中振翅高舉的鶴沖破了秋天的肅殺氛圍,為大自然別開生面。“便引詩情到碧霄”,“詩情”即志氣,人若有志氣,便有奮斗精神,便不會感到寂寥。

楊柳青青江水平,聞郎江上唱歌聲。
東邊日出西邊雨,道是無晴卻有晴。

《竹枝詞》是古代四川東部的一種民歌,人民邊舞邊唱,用鼓和短笛伴奏,劉禹錫任夔州刺史時,非常喜愛這種民歌。在作此詩時,他已經五十歲了,經歷了多年坎坷后,看著那些在湖邊唱著情歌的青年男女,他還是忍不住要歌頌美好的愛情,豁達心境可見一斑。

巴山楚水凄涼地,二十三年棄置身。
懷舊空吟聞笛賦,到鄉翻似爛柯人。
沉舟側畔千帆過,病樹前頭萬木春。
今日聽君歌一曲,暫憑杯酒長精神。

被貶官多年后,劉禹錫在被召回洛陽的途中與從蘇州返洛陽的白居易偶遇,“詩豪”與“詩魔”一見如故。白居易在筵席上寫了一首詩《醉贈劉二十八使君》相贈:“為我引杯添酒飲,與君把箸擊盤歌。詩稱國手徒為爾,命壓人頭不奈何。舉眼風光長寂寞,滿朝官職獨蹉跎。亦知合被才名折,二十三年折太多。”在詩中,白居易對劉禹錫被貶謫的遭遇,表示了同情和不平。于是劉禹錫寫了這首《酬樂天揚州初逢席上見贈》回贈白居易。在這首詩中,他寫了自己謫守巴楚、歷盡劫難的經歷,感嘆舊友凋零、今昔異貌。然而二十三年的貶謫生活,并沒有使他消沉頹唐,他在感傷中不失樂觀,并以沉舟、病樹自喻,反而勸慰白居易不必為自己的寂寞、蹉跎而憂傷,表現出豁達的襟懷。

莫道讒言如浪深,莫言逐客似沙沉。
千淘萬漉雖辛苦,吹盡狂沙始到金。

劉禹錫作有《浪淘沙九首》,內容多是寫蜀地的淘金勞動。這里看起來是在寫淘金人的艱辛:要經過“千淘萬漉”,濾盡泥沙,才能得到金子。但他也以此表明自己的心志,堅信人這一生雖然艱辛重重,但狂沙吹盡之時,金子總會重見天日,重現華彩。

人誰不顧老,老去有誰憐。
身瘦帶頻減,發稀冠自偏。
廢書緣惜眼,多炙為隨年。
經事還諳事,閱人如閱川。
細思皆幸矣,下此便翛然。
莫道桑榆晚,為霞尚滿天。

劉禹錫和白居易是詩文至交,兩人在經歷長期仕途輾轉、閱盡人世滄桑之后;終于相聚在一起,彼此都十分高興。然而,他們晚年都患眼疾、足疾,看書、行動多有不便,彼此同病相憐。面對這樣的晚景,白居易產生了一種消極、悲觀的情緒,并且寫了一首《詠老贈夢得》給劉禹錫:“與君俱老矣,自問老何如?眼澀夜先臥,頭慵朝未梳。有時扶杖出,盡日閉門居。懶照新磨鏡,休看小字書。情於故人重,跡共少年疏。唯是閑談興,相逢尚有馀。”劉禹錫讀了白居易的詩,寫了這首《酬樂天詠老見示》回贈,既承接白居易的原唱,表示對白居易的關于“老”的看法頗有同感,但又指出,不要說太陽到達桑榆之間已近傍晚,它的霞光余輝照樣可以映紅滿天。既是自己的內心剖白,又是對老朋友白居易的寬慰和鼓勵。

Copyright 2016 www.ycgjpx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權所有:和田地區紀委監委

技術支持:新疆中遠達電子網絡有限公司

備案號:新ICP備19000373號

頂部 首頁 微信二維碼 底部

新疆紀檢

和田紀檢


信訪舉報
福建快3一定牛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