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廉政教育 > 清風文苑 > 正文

【微也足道】一個字與一首詩

發布時間: 2017-03-31 16:46:08   作者:紀委宣傳部   來源: 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   瀏覽次數:

中國的古典詩詞講究“煉字”。所謂“煉字”,也就是根據詩詞的內容或意境來挑選最貼切的字詞表情達意。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劉勰說“富于萬篇,窘于一字”,文章倒是寫了不少,偏偏被一個字絆倒,左思右想不知用什么好,說起來也是心酸。

左宗棠有一副對聯,這樣寫:

十里曉煙含野寺,五更明月到書堂。

一個“含”字,將山野之寺在清晨煙霧繚繞下的情形描摹得形象生動,仿佛見到這曉煙溫柔包裹著山寺。一個“到”字,則將明月當成了友人一般,趁著五更天裊裊娜娜地來到書房。這兩個字都用得妙極。對聯講究用字,詩詞更是講究。

W020170116518667031059.png

所以唐代詩人盧延讓有言,“吟安一個字,捻斷數莖須”(《苦吟》),為了選出一個合適的字,常常捻斷了數根胡須。可見詩人們為一個字或一個詞苦思冥想、百般推敲是常有的事。就連“推敲”這個詞的來源,都與煉字有關。

唐代的賈島以苦吟著名。有一天他騎著驢走著,忽然想出了一句“鳥宿池邊樹,僧敲月下門”。一開始他想著用“僧推月下門”,覺得不好,又用“敲”字,用了“敲”又覺得不如“推”,想來想去定不下來,就在驢背上用手作出推敲之姿勢,由于太入迷了,一不小心就撞到了當時的京兆尹韓愈的儀仗隊。賈島被帶到韓愈面前,就將自己做詩得句卻有一字定不下來的事情說了。韓愈思索良久,對賈島說用“敲”更好。也因此兩人相熟起來。“推敲”也就合為一詞,指作詩文時反復斟酌字句,或指對事情反復考慮。

“敲”字好在哪?就好在敲字的存在使得詩句靜中有動、動中有靜。想想這樣一幅畫面:一個夜晚,月光皎潔,萬籟俱寂,這時候突然響起一陣輕輕的敲門聲,驚動了停歇在池邊樹上的鳥兒。這樣的響動就愈發顯出夜的幽靜。

W020170116518667040269.jpg

這個故事成了千古佳話。其實這樣的故事并不在少數。唐代齊己有一首《早梅》傳世,其中第二聯“前村深雪里,昨夜一枝開”尤為人稱道。皚皚白雪,孤梅獨放,開在百花之前,可謂“早”。而這“一”枝梅花更是先于其他悄然盛開,更是“早”。平淡的字,卻組成耐人尋味的景。

早梅

萬木凍欲折,孤根暖獨回。前村深雪里,昨夜一枝開。
風遞幽香去,禽窺素艷來。明年如應律,先發映春臺。

齊己一開始寫的并不是“一枝”,而是“數枝”。據說當時齊己拿著寫好的詩去找詩人鄭谷請教。鄭谷讀了之后就說數枝不算“早”,不如“一枝”好。于是才有了今天所見的這精彩妙句。鄭谷也就被稱為“一字師”。

當然更多的時候,還是需要自己不斷推敲琢磨,以找到更好的字詞來表達。比如王安石的那句“春風又綠江南岸”,人人都道“綠”字用得妙。

泊船瓜洲

京口瓜洲一水間,鐘山只隔數重山。
春風又綠江南岸,明月何時照我還。

可這并非脫口就來的,據說當時王安石最初寫的是“春風又到江南岸”,又將“到”改成“入”“過”“滿”等字,十幾次之后,方才選定了“綠”字。也正是如此,我們現在讀此詩,才會有春風吹過江南、吹起一片盎然綠意的畫面感。

W020170116518667055984.jpg

再比如說唐庚。唐庚素有“小東坡”之稱。可是相較于蘇軾寫詩的快意書寫,唐庚寫詩,常常是推敲錘煉,甚至發出“作詩甚苦”的感慨。他說自己剛剛寫好一首詩的時候,一看沒什么問題,就暫時放在那里。等到第二天拿出來一讀,瑕疵百出,于是只好反復修改。改完之后一看,沒問題了吧,就又放一邊了。結果隔了幾天再看,又發現好多問題,只好又一次修改。“如此數四,方敢示人”。這是一個創作者對創作經歷的感觸,雖已隔百年,但今人讀之,也是頗有感觸。

無論是詩詞也好,文章也好,文學創作的理想境界,大概就是“妙手偶得之”。但事實上這樣的創作是少數。大部分人還是需要不斷推敲琢磨,而且是反復為之。賈島自己就說“兩句三年得,一吟雙淚流”(《題詩后》),這兩句詩琢磨了三年才寫出來,一讀起來就禁不住流下兩行熱淚。可見成就一首好詩、一篇好文,并非易事。我們應當深思。

Copyright 2016 www.ycgjpx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權所有:和田地區紀委監委

技術支持:新疆中遠達電子網絡有限公司

備案號:新ICP備19000373號

頂部 首頁 微信二維碼 底部

新疆紀檢

和田紀檢


信訪舉報
福建快3一定牛走势